有時候我不是很確定人們究竟真的很享受曖昧的朦朧感,
又或者其實對那種不清不楚的狀態恨之入骨,
只是無力為自己或為對方劃開一片晴空萬里。


很多詩人或作家喜歡描繪關係曖昧不明的階段,
作為一個讀者,純粹以欣賞藝術的態度去看別人
心中的的忐忑不安與七上八下,我想是非常生動活潑的閱讀經驗,
可是當這樣的經驗活生生地落在我們自己身上時,
你會不會覺得那根本就是一種折磨而已。

當我們處在曖昧裡時,真的是因為存在著些許客觀環境或個人因素,
使得關係無法確認,又或者其實其中一方,
甚至根本就是雙方,都想從中佔些便宜?


是的,讓兩個人的關係懸宕在空中硬是不理出個頭緒來,
是有一些進可攻退可守的空間的;沒有人說這是男女朋友關係,
沒有人說這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,那麼就不存在隨之而來的義務與責任,
然而弔詭的是,在這樣含混不清的狀態下,沒有該盡的義務與責任,
卻可以執行相關權利:我們究竟是不是情人,
此刻沒有答案,但我們依舊可以先親吻、擁抱甚至上床,
這樣一種帶著疑惑的親密,也許更為激情熱烈,
但是等理性恢復運作功能之後,會不會帶來更深沈的迷惘與失落?


沒有辦法確認雙方關係的原因是什麼?


有時候我們不想被對方拒絕,有時候我們不想拒絕對方,
於是像蟑螂一樣裝死,一次一次逃過那個確認的關卡,
沒有把話說透了,台面上也就不會有具體需要討論的議題,
沒有需要討論的議題,也自然不需要有明確的會議結論。


有時候我們已經是別人的女朋友了,
但其他男人的殷勤照顧與對待讓我們這般窩心,
於是我們有很多的乾哥哥,很多談得來的知心異性朋友,
反過來,一個男人也可以有很多的紅粉知己,
在情人與朋友之間,還有很多不黑不白的領域,
我們在這當中遊走,有一些膽顫心驚,
卻也有一些沒被逮著的偷竊所帶來的奇異歡愉。


可是在曖昧裡兜圈子的意義究竟是什麼?
說穿了我們就是不敢承擔罷了,
不敢深刻地去思考對方在我們心中的價值,
不敢嚴肅而認真地去面對自己的愛與不愛,
不敢做出一個誠實的選擇,不敢跨出去努力爭取,
我們不夠勇敢,寧可將所有的氣力用來走一趟無止境的迂迴曲折,
也無法抬起頭正視前方,給一個直言不諱的說法。


曖昧是揪心的,曖昧是生命能量的耗損,
曖昧是,絕對傷人的,曖昧,當你堅持著曖昧的氛圍時,
那有多麼地踐踏愛情,你輕視你自己,也絲毫不曾尊重對方。


曖昧裡當是過程,一個誰都不願意陷入而又不可閃避的過程,
就像修習武功時總有一段不見明顯長進的難熬階段,
但總要破繭而出的,總有一天要走過曖昧的迷霧抵達目的地,
否則,那些暈頭轉向與伸手不見五指的磨難,到底可以換得什麼呢?

全站熱搜

windydevil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